路傅√秋璧√and衍生,yys杂食,铁虫等等…拖延症√、看心情填坑√,水仙x、幼童癖x、大量体损x、抄袭x、脑残粉x,爱好在读者厌恶的边缘试探,blx需要哄着,日常随机掉落点文惊喜,路傅群qq:700954022

  【路璧】桃花凉10
具体事项见前一章


  
  连城璧是一个平日将喜怒哀乐统统收藏起来的人,他温驯谦和待人有礼,关于连城璧的传闻很多,但你绝对见不到有任何一则传闻是关于连城璧失礼、发怒的。
  
  这并不表示,连城璧就是一个不会情绪失控的人。
  
  与魔教一役之后,连城璧没有回无垢山庄。他托付六君子之一的朱白水带话,要清剿魔教余年,故会晚归一些时日。
  
  花寒衣的瘴毒十分了得,沈飞云回府后闭关不出不接待任何人,就连沈璧君也不例外。
  
  连城璧换上无霜带来的换洗衣物,心里的不快却没有减少分毫。连城璧是一个爱整洁的人,无霜不知道自己来到这间屋子前,连少爷这些天是如何度过的。她根本无法想象,连城璧是如何忍受衣摆上的污迹,和屋里的血腥味。
  
  无霜轻轻放下饭菜,她接到书信后就住在附近的小镇上,每日按时来这里送饭菜。
  
  连城璧不允许无霜多逗留,无霜清楚自己不过是个下人,可她不愿意见到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为了一个不明来历的人。终日衣不解带,消得人憔悴。
  
  无霜心里有无数个疑问,她问过,连城璧只答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无霜能够成为沈璧君的贴身丫鬟,这么多年,她见人识物的眼力也是有一些的。加上女人独有的直觉,无霜觉得那个受伤的男人与连少爷的关系并不寻常。
  
  每日连城璧都会消耗内力医治路小佳,花寒衣的剑固然致命,却偏了半分。也就是这半分让路小佳侥幸捡回一条命,以花寒衣的武功本不该偏了这半分,只不过是他的剑尖先戳到一颗花生。就是这颗不起眼的花生,让他的剑偏了半分。
  
  靠着连城璧灌输内力强行将一口真气留在心脉,天下第一快剑的名号暂时还没有易主。
  
  这般看来,有时候一切似乎都是天意。
  

  连城璧一身虚汗跌坐在床旁,他痴痴地看着路小佳,眼里再也容不得其他。
  
  无霜看在眼里,心如刀绞。路小佳这样毫无知觉的躺着,每日靠着连城璧用全力吊着一口气,怎么看连城璧所做一起都是徒劳的,内力耗损大半,人却不见一点起色。
  
  若是死了干净了事,连家公子大约哭丧几日也就好了。这样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吊着活人一起送死,实在可恶。无霜收拾着碗碟,里头的饭菜几乎没有动过,眼看连城璧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瘦憔悴,无霜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连城璧刚站起身,无霜便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连城璧刚传过内力,有些虚弱,他掰了一下环在腰间的手,竟然出气的大力。
  
  “无霜你做什么?”
  
  “连少爷,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这人救不活了。”无霜几乎哭了出来,她用尽全力抱住连城璧,她害怕自己会被连城璧遗弃。无霜也知道,连城璧的心里不曾有她半分,她只是个丫鬟,但连城璧能在这种时刻传书信让她帮忙,这多少又给无霜燃起些许希望。她不需要连城璧给他什么,她只希望连城璧能好好的、快乐的。
  
  连城璧没有马上回应,他出奇地安静,凝视着卧榻上多日未醒的路小佳。路小佳受的伤,连城璧最清楚不过。不单单是心脉受损,更糟的是路小佳还有内伤。
  
  这人竟然是带着伤来帮自己。连城璧心里恨不得揍一顿路小佳,然而,他现在连碰触都是小心翼翼地。
  
  连城璧甚至不敢想太多,路小佳如果死了,自己还能否活的像个人。
  
  “无霜,放开。”连城璧的声音出奇的冷静。
  
  “不,公子,你放手吧!你整日茶饭不思,无霜实在看不下去,沈夫人、小姐还在等你回去。”
  
  听到沈璧君,连城璧脸上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神情。
  
  连沈两家的大婚,还在等着他。武林盟主的位置还在等着他。无垢山庄的声誉还在等着他。所有人都在等着他。
  
  而路小佳……
  
  连城璧额头一紧,又是一头冷汗。
  
  见连城璧不说话,也不动,无霜渐渐松开双手站到连城璧身前,下定决心说:“公子你累了,无霜愿为公子解乏。”一边脱了腰带,解开衣衫露出雪白丰满的胸脯,如获珍宝般捧起连城璧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连城璧没有反抗,任凭无霜拉着他的手在身上抚摸。连城璧将视线从路小佳身上缓缓移开,冷漠地看着半裸的无霜。
  
  “这世上,我只爱一个人,也只会爱这一个人。”连城璧说话时候饱含着丰富的感情,他的眉宇微皱显得诚恳而痛苦。
  
  无霜从鼓起勇气充满羞涩再到饱受打击不过在转瞬之间,连城璧手掌的温度突然令无霜觉得无比寒冷。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连连后退,然后飞快的捡起衣服冲出屋子。
  
  过了许久,连城璧突然笑了起来,一滴泪顺着睫毛无声无息的滑落。
  
  他突然觉得很累。
  
  连城璧这一生从未觉得如此疲惫,他想停下自己的脚步,却深知自己已无法停止。
  
  这是多么可笑的事,自己的双脚竟然不听自己的使唤。
  
  他轻轻拭去额间冷汗,唇色苍白,他的脸也是苍白的,慢慢摸索着坐在床边,双眼失神盯着空无一物的地面。
  
  忽而,他漆黑的双眸跃出光辉,火一般的光。
  
  路小佳醒了。
  
  这本是一件极大的好事,连城璧却笑不出来,他愁云满面,被痛苦折磨的筋疲力尽。
  
  “为什么?!”连城璧目光游移,脸色又苍白了几分,仿佛随时会晕厥。
  
  路小佳看着连城璧许久,嘴角似笑非笑。慢慢伸出一只手,被连城璧牢牢握住贴在脸庞。
  
  连城璧只说了三个字,路小佳便懂了全部。路小佳伸出一只手回应,连城璧马上也懂了。
  
  他们惺惺相惜,有着无比的默契,却不能在一起。一切都是连城璧自己一手造成的,他放不开、放不下、放不得。
  
  “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路小佳说的很轻也很慢,透着无法掩饰的虚弱。
  
  连城璧连连摇头却又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路小佳醒了,他便要离开这里回到无垢山庄与沈璧君完婚。
  
  “重要的是你还活着。”连城璧说出末尾两字时,连身体都在颤抖。从脸颊传来路小佳手掌冰冷的触感,对连城璧来说却如同火一般炙热。

  
  良久,路小佳扯出一抹讥笑。是的,他还活着,老天爷既然没有收走他的命,那么他这个疯子注定还要拼上一回的。

【路小佳x你】煎饼之恋

……注意雷点,玛丽苏妄想文,第二人称视角……鸡姐逼我写的……

  你是一个村姑,因为你从小在这个村子里长大,还是一个女孩子,所以你是村姑。
  
  你都十八岁了,还没嫁人,在村里是要被排挤的。
  
  所以你去了大城市,卖煎饼。
  
  卖煎饼是一份非常稳定的职业,所以你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村姑。
  
  你一边卖煎饼,一边在煎饼里加里脊肉,一边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拥有英俊潇洒的面容,花岗岩雕琢般完美的身材,踏着七彩祥云来娶自己。
  
  你有一颗纯真善良又不太好使的脑子,经常幻想城里大街上突然有歹徒打劫你的煎饼摊,还贪恋你的绝世美貌妄图x污你,这时命中人踏着七彩祥云一剑咔擦了歹徒,从此和你一起过上了幸福美满没...

  【路璧】桃花凉9
注意事项见【前一章
  

 


  沈府
  
  “沈盟主,你找我?”连城璧。
  
  “城璧,坐。”沈飞云转身示意,一边说道:“我接到密报,魔教教主花寒衣自上次与少林无果大师一役后身负重伤,现在他的手下虽然还继续在武林扰乱,但花寒衣自己则躲在某处养伤。现在正是我们中原武林一举剿灭魔教的大好时机。”
  
  “消息确实?”连城璧。
  
  “绝对可靠。”沈飞云说的时候语气非常肯定,像她这样地位崇高的人物,如果不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是很少会把话说的这么绝对。
  
  “那,花寒衣现在在哪?”连城璧心里对这件事有些自己的考量,他看得出来沈飞云恨不得立刻带人杀光魔教,急急叫他来想必不会有其他事了。
  
  “这是地图,城璧这次全看你的表现。这件事结束以后你和璧君的婚事也该办了,我也不年轻了,这个江湖是该让你们年轻人挑起重担了。”
  
  连城璧目光一亮,如星陨坠落瞬间又没入黑暗。他接过地图,如同接过百万山河大川。无垢山庄的声誉,成败在此一举。
  
  连城璧挑了一队人马走的很急,他在离开沈府时远远见到沈璧君站在长廊上,沈璧君是特意来见他的。连城璧没有凭据但透过沈璧君的眼神他似乎能觉察到,沈璧君有话对他说。
  
  沈飞云适时出现在连城璧面前,让两人失去了交谈的机会。“这次围剿决定日后能否重创魔教,花寒衣必须死,我同你们一起去,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沈飞云说的很坚决,她的目光如炬,连城璧微微点头跟随一起匆匆离开,他的目光又一次对上沈璧君。
  
  沈璧君到底想说什么,为何她满脸愁容,眉头紧锁。连城璧记得沈璧君笑得样子是很美的,和风四娘一起喝酒的沈璧君是很快乐的。那以后他在院子里见到的沈璧君都是不快乐的,连城璧开始问自己,当初寻回沈璧君是不是错了。
  
  连城璧决定,这次回来后要找沈璧君谈一谈。
  
  他们会结婚,他会对沈璧君很好,如果她喜欢野外可以经常出去游玩,他不会多加约束的。
  
  但盟主夫人总要有盟主夫人的样子,否则会连累无垢山庄的声誉。
  
  无垢山庄的声誉不是连城璧的命,却是他母亲的唯一。


  
  一行人来到地图上所标记的位置,这里是一片密林,青翠的枝叶间有着鲜艳的花朵。这些花连城璧不曾见过,看起来也不像中原的东西。林中泛起淡淡白雾,将一切都笼上薄纱般。
  
  “大家小心,不要走散了。”沈飞云。
  
  连城璧一手捏在剑柄上,他开始有些不妙的预感。一路行进至此,不见半个人影,魔教活动的痕迹也没有,如果这是一个圈套,那么他们可能会输,但如果在此杀了花寒衣,那很多事都会不一样了。
  
  山野繁花不过是短暂的美景,眼前草木将枯不枯。
  
  众人再向前行进了一段,周围已是一片荒凉,黄沙枯树阴霾乌云。
  
  世上竟有如此奇妙的地方,就连见多识广的沈飞云也有些惊讶。
  
  “按地图,花寒衣匿藏的地点就在这附近了,大家要小心。”连城璧。
  
  众人纷纷点头示意,人马分成两队,大部分人跟随沈盟主,一小队人跟随连城璧先去前方打探。
  
  黄土石窟大约是唯一能隐藏人的地方,风阵阵带来一股淡淡花香。连城璧以披风遮面微微皱眉,疑惑附近何处传来的花香。
  
  “不好!大家快屏气!”连城璧话音刚落,身后已经倒下两人。

  
  妖风作祟,黄沙漫天。
  
  待狂风退去,空荡荡的石窟前出现一队人马,正是花寒衣和他的教徒们。
  
  “呵呵,中了我教的瘴气还能坚挺不倒,连城璧果然是连城璧。”花寒衣坐在五彩轿中,笑吟吟地看着众人,如同猎人看着网中猎物。
  
  众人吸入瘴气多的已经瘫倒在地动弹不得,吸入较少的人还能勉强站立,若要他们挥剑迎敌只有送死的份。
  
  连城璧看了看沈飞云,这位武林盟主虽然是个女人却比男子更为果断坚强,她站在连城璧不远处,目光坚定,身姿挺拔,气势不输花寒衣。
  
  连城璧吸入的瘴气极少,加上内力深厚,暂时对身体还没有什么影响。他数了数对方人数,这些人靠他和沈飞云对付毫无问题。
  
  然而,还有一个花寒衣。
  
  花寒衣武功邪门、诡计多端,沈飞云未必是他的对手。
  
  如今,唯有背水一战。
  
  连城璧握剑的手又紧了紧,站在这里的他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不,从他出生在无垢山庄起,连城璧就没有回头的路。
  
  他不会死,也不能死,他必须重振无垢山庄的声誉。
  
  花寒衣始终面带笑容,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远处年轻的白衣人身上。他没有见过连城璧,但他第一眼见到这个年轻人时,他就知道那便是连城璧。
  
  “连公子,我一直很欣赏你,我想你也不会愿意归顺我教。今日让你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了无遗憾了。”花寒衣。
  
  “哦?那你可得先问问我手上这把剑。”
  
  突然一个声音从天而降,不响也不轻,不低沉也不高昂,落在每个人的耳朵却是清清楚楚。紧接着,一个白衣人从天而降,他足间轻点如白燕一般稳稳落在魔教竖立的高旗杆子上。
  
  “哈哈哈,我倒是忘了,这中原还有一个爱管闲事的路小佳。”花寒衣微笑的眼睛突然露出杀人的寒光。
  
  路小佳!?连城璧是随着声音下意识抬头去寻来人的。路小佳第一眼看的便是他,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像寒冬无声无息的雪崩,淹没了一切。
  
  连城璧的唇微动,默读出路小佳的名字,他脸上的神色隐忍而克制。连城璧很快将目光移开,否则他的心神将不再平静。
  
  路小佳报以一笑,转而对花寒衣说道:“我今天来就是要杀了你,不然就被你杀掉。”
  
  花寒衣仰天大笑,转瞬间手中剑已出鞘直指路小佳。
  
  连城璧见状拔剑上前,被魔教众人围堵。他斩杀魔教时,眼角余光扫到沈飞云身形有些异常。连城璧急忙踹飞缠斗的敌人跑去帮沈飞云。
  
  这一战算不上惊天动地,多的是武功平庸的鼠辈,在场真正的高手只有花寒衣、路小佳、连城璧。沈飞云先前看似笃定,实则也是瘴气入腑自身难保。
  
  连城璧一人迎战魔教众,竟是打的难分伯仲,他身形灵动,无人可近其身,而倒下的敌人越来越多。
  
  不能喘息、不能分心,这一战连城璧打的十分精彩,甚至他的敌人都不得不佩服。
  
  一身惨叫突然惊了所有人,魔教中人有几个只是朝着叫声源头看了一眼便大惊失色,脸上一片死白,连兵器也顾不上捡四散逃离。
  
  连城璧终于可以稍作喘息,他转身,却看到这辈子最深刻的一幕。
  
  花寒衣以古怪的姿势慢慢倒下,深黑色的血自胸前血口流出,像无数条蛇在黄土地上蜿蜒盘曲。他的眼睛还睁得很大,光已经消失,本胜券在握的花教主最后一刻在想什么,无人知晓。
  
  花寒衣的忠心下属九头凤紧接着也重重倒下,她的四肢都在抽搐,胸前只有一小道口子,更多的血自她嘴角溢出,她因来不及吐出被自己的鲜血活活闷至窒息而亡。
  
  花寒衣的剑布满鲜血,与花寒衣自己的血溶在一起。路小佳笑了,他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像在非常遥远的天边。
  
  路小佳认得声音的主人,所以他笑了。


  
  一颗花生被高高抛起,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落在血泊中。

  【潘心】Personal service  Room 5


上一章


  



  何开心看着夜景发呆,他输了。两亿的合约啊,如果再坚持一会儿,如果再坚持一会不弃权……何开心眼前又浮现管家涨红了脸注视自己的样子,显然,那道目光并不包含任何感谢的情绪。
  
  他以为那个人是……何开心摇摇头,手里的酒杯,琥珀色的液体撒出一些,没入猩红的地毯,无声无息。
  
  不是的,自己是被误导了,自己身为心理咨询师居然被别人暗示误导了。何开心勉强扯出一点讥笑,看来在这座酒店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又有许多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
  



  凌晨的工地依旧热火朝天,工人们在搬搬抬抬一些钢筋重物,忙碌着他人看不懂的忙碌。何开心站在百米外,那里恰好是灯光照不到的幽暗之处,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将西装外套拉紧了些,里面是一件同样单薄的T恤,何开心不曾想过凌晨的冷风原来能如此轻易穿透外套,他在刺眼的灯光中加快目光的搜寻。
  
  “哎!你谁啊?”
  
  “你好,我找个人。”
  
  “找谁啊?”
  
  “那个……不好意思。”三个字到了嘴边,何开心又咽了回去,他在对方警惕的注视下仓促离开。
  
  何开心挠挠头,大约是被冷风吹醒了脑袋,他质问自己刚才是犯了什么傻,为什么大半夜要去工地找那个人。见到了要说些什么,这不是很奇怪吗,何开心你一定是喝多了。何开心涨鼓着脸吐出老长一口气,迎着风准备回酒店睡觉。
  
  街道小巷漆黑悠长,何开心看着手机导航抄小道,不料前方却堆满了杂物,他在手机光下粗略看了看,杂物好像在这里堆积了很久,还有些发霉的异味。何开心只能折返走大路,大路要绕好大一圈,他再次轻声叹息。
  
  “站住!不许动,钱手机值钱的全拿出来!”明晃晃的刀在黑暗中发出冰冷的光。
  
  何开心现在相信,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对方三人还有刀,自己势单力薄除了乖乖交出钱财保命也别无他法。
  
  强盗拿了何开心的手机、钱包似乎还不满足,也许是何开心过于配合让他们有些得寸进尺。“兄弟手表看起来不错嘛”
  
  何开心笑了笑,将手表脱下来递给对方。
  
  “哎,你去看看他身上还有什么东西。”
  
  “别动啊警告你,否则我白刀子红刀子出!”
  
  一双手在何开心身上胡乱摸了遍,何开心不戴首饰,对方也没有搜出什么。“口袋里什么东西……妈的一个钢镚儿。”
  
  “哎一块钱也是钱,拿来。走人。”
  
  “等等。”何开心连忙叫住对方,“大哥,大哥你们看我身上值钱的都给你们了,这呵呵,这一块钱能不能留给我。”
  
  “嗤,小子你脑子不灵光吧,到爷爷手里的东西还有还给你的道理?”
  
  “不是……那个……”
  
  “等等,这小子,大哥我见过,电视上,有钱人!”
  
  “卧槽!”
  
  话音未落,何开心已经预感不妙,转身拔腿就跑,三个强盗紧追在后。开心尽全力跑着,刚才的工地的灯光就在眼前,只要跑到那就安全了。突然背后一沉,其中一人扑倒了他,两人在地上撕扯了一番。何开心呼叫了几声,嘴巴被死死捂住。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压在他身上,让何开心动弹不得,肺几乎要被挤出胸膛。
  
  “让你不老实!让你不老实!”结实的拳头一下下打在何开心头上,何开心直觉脑中一阵嗡嗡作响,疼痛也变得迟钝,眼前天旋地转。他是任人宰割的猎物,无法反抗,连叫喊也做不到。
  
  好疼。
  



  “大、大哥,死了?”
  
  “呸,昏过去了而已,扛回去这都是钱啊。以后哥们几个就发财啦!”
  
  突然一阵疾风吹过,贴着脸皮,黑暗中谁也没有看清,从哪里窜出来第四个人。出手很快,下手很重,很快打斗声引来工地的人,三对一的劣势瞬间扭转。
  
  在工地干活的人没有沙包大的拳头,也都是身强体健的人。这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夜晚,可惜何开心没有能体会到充斥每一个细胞的激昂气氛,他躺在救护车的担架上,好像睡的很沉。猩红的血迹。苍白的脸,绿色的心电图,透明的药水。
  



  “伤者有家属朋友吗,谁跟车?”120的人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认识。
  
  “那就先送医院。”胖警察冲着何开心拍了照。
  
  “我认识他,我去。”人群里挤出一个青年,正是潘玉龙。
  
  “你?好,人在医院处理完了,一会来警局录口供带上验伤单知道不,要是人情况不好马上打这个电话。”胖警察。
  
  潘玉龙点点头,接过验伤单坐上救护车。
  
  “你这伤要验吗?”胖警察。
  
  潘玉龙微微碰了碰嘴角的血迹,他的双手关节也都破了流了血,小臂上还有一道浅浅的口子,上面的血已经开始凝固。他对着警察轻轻摇头,不想再浪费时间。
  
  何开心听到耳边有非常吵杂的嗡嗡声,就好像有人捉了一只隐形蚊子放进他脑袋,蚊子一只在飞,在脑中不停乱撞。
  
  痛苦却又无可奈何必须忍受。
  
  这就是生活吗?
  
  小时候他带好朋友回家,可是惹哥哥讨厌了。他不想惹哥哥生气,所以,一个人关上门就好。
  
  这样就好。
  
  一个人在房间里,没有别人,光渐渐消失,在漆黑中获得无尽的宁静。
  
  就连求救的念头都是一种奢求。
  


 



  “病人情绪很烦躁。”
  
  “打针安定,观察一下。你是他家属?”
  
  “我是他……朋友。”
  
  “行吧,小伙子把费交了。家里人电话知道吗赶紧联系一下。”
  
  “医生,他现在有危险吗?”
  
  “脑震荡可大可小,赶紧联系家属。”
  
  潘玉龙在病房外徘徊了很久,酒店一定可以联系到何开心的家人,可他该如何向经理解释自己为什么在工地打工,这样的事情只要稍微问一下便会马上露馅。酒店有规定,禁止私下打工,潘玉龙很可能会因此丢了工作,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啊呀快来帮忙啊,你别动啊!”监护病房突然传出一阵骚动,而引发混乱的正是何开心。他的脸上布满不安与恐慌要下床要离开,输液的管子耷拉在地上,血不断从针眼冒出,但是何开心一点知觉也没有,他捂着头摇摇晃晃难以站稳,地上散落了不少东西,还有打碎的输液瓶。
  
  “这是哪儿,我在哪儿……我、我……”何开心身子像坚冰突然化水就地倒下,被潘玉龙及时扶着。
  
  收据的单子在空中飘荡,慢悠悠地转了半圈再划出一道极长的距离才落地,薄薄的纸张一角沾上流出的药水,变成一滩深色。
  


 



  “你知道吗!”
  
  “什么啊?”
  
  “半夜送来的那个病人,好像是那个。”
  
  “你说长很帅被人打的那个?”
  
  “对对对!陪他一起来的好像是他男朋友。”
  
  “啊?你怎么知道,真哒?”
  
  “你没听夜班说吗,一把这样把人抱起来,妈呀公主抱我电视里才看过!人一进怀里立刻就安静了啊!哭唧唧眼睛通红……”
  
  “啊啊啊!帅不帅帅不帅!?”
  
  “帅!两个都好帅!啊啊啊!”
  


 



  酒店会议室
  
  “嗙!”一本薄薄杂志愣是被摔出惊天巨响。
  
  “潘玉龙啊潘玉龙!说你什么好!你的智慧你的脑子都去哪了?!啊!8105的何开心是何其重要的客人,你统统都忘了?!还报警,报警!这么晚联系酒店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干了!”
  
  杂志上七彩加粗标题,配上医院模糊的偷拍照片,主人公是穿背心的潘玉龙和头上裹着绷带的何开心。公主抱、盖被、喂水一系列亲昵举动的照片,潘玉龙的脸被做了处理,但熟悉他的人还是能通过身材分辨一二。那正好是何开心醒来突然受刺激的时候,八卦杂志很会吸引人,大小标题起的引人遐想,一页介绍何开心背景,余下整整三页都在分析何开心那里受伤、为什么受伤,陪同他的神秘男性友人又是谁,两人亲密的举止是否有超乎一般人的关系。然后又是三页分析EMT国际金融财团继承人艾米尔的,再来是两人的感情关系。
  
  潘玉龙从没想过自己会通过一份八卦杂志来了解何开心这个人,杂志上的艾米尔看起来如此美丽大方,和何开心很是般配。报道最后映射何开心是gay或者取向双,暗指艾米尔有可能成为同妻。
  
  潘玉龙手一抖把杂志扔了。


 

占个tag 之前一直提到的隐藏cp(其实已经有人猜到)就是这对了 起名乌冬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是路傅衍生 有嗑这一对的吗?

这个面面太可爱了 !

为什么吃饺子 又没有什么特殊词 走外链会被反复屏蔽 🙄反正我发了两遍一样的 随缘吧 你们到时候看到有两篇一样的就不劳费心问 剧版镇魂cp三角杂食 可拆可逆 目前就是沈巍>面面>赵处>沈巍>赵处 还有大概两篇?镇魂点文差不多就写完 不用和小学生一起玩了(´◔◡◔`) 我个人还是喜欢万年兄弟狗血情 开车太累 有狗血兄弟情点文还可以继续找我

【夜尊(面面)x赵云澜】吃饺子

剧版镇魂同人  就为了给小学生写关键词搞到屏蔽重发🙄
雷点:开头有其他cp描写,ooc有 开的什么cp车 就写什么tag

这是一个弟弟深爱着哥哥,然后伪装成哥哥吃饺子以换取存在感的小破车 
jpd远离此系列连载车文! 

前文链接 1【沈巍x夜尊(鬼面) 巍尊 巍面 双鬼王

2【沈巍x赵云澜 

3【夜尊(鬼面)x赵云澜】结尾有参考灵鹫雪鹰 

所有文章承上启下关系  不能接受的消失

4【赵云澜x沈巍 未发布】


【夜尊(鬼面)x赵云澜】吃饺子

剧版镇魂同人 
标题即为雷点,ooc有 开的什么cp车 就写什么tag 爱看不看  


这是一个弟弟伪装成哥哥吃饺子以换取存在感的小破车 
请洁癖远离此系列连载文! 


前文链接 1【沈巍x夜尊(鬼面) 巍尊 巍面 双鬼王


2【沈巍x赵云澜 


3【夜尊(鬼面)x赵云澜】结尾有参考灵鹫雪鹰 其他cp描写 


4【赵云澜x沈巍 补mo梗 未发布】


三篇文章承上启下关系  不能接受的消失

写了个面面假装沈巍吃饺子的破车……关于怎么打tag才不会得罪某某粉和某某粉而陷入沉思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谁来救救孩子

© 黄砂唐 | Powered by LOFTER